这一年的6月18号,《人民日报》在头版位置发表了两封信,一封是北京四中高三五班全体同学,《废除旧的升学制度给全市师生的倡议书》,另一封是《北京市第一女子中学高三四班学生给毛主席的一封信》,信中有这样的语句,许多青年不是为革命而学,是为考大学而钻书堆,不问政治,许多学校片面追求升学率,对学生德智体的全面发展起到严重的阻碍作用。我们具体建议如下,从今年起就废除旧的升学制度。这两封不同寻常的信,成为了废除高考的直接导火索。

陈晓楠:每年6月,中国大部分地区骄阳似火,这个季节很多人都知道是高考的季节,这一时期整个社会其实都进入到一个紧张的状态,不仅仅是考生家长,连交通、大型活动都纷纷为高考让路,同样的酷热难耐,一边是考场内紧张答题的考生,一边是考场外焦急等待的家长。

多年来高考成为了千百万考生和家长们,敲开未来之门的敲门砖。如此重要的高考话题,其实在四十多年前也曾经是社会讨论的焦点,而那个时候核心问题只有一个,那就是是不是应该废除高考。

解说:周孝正,中国人民大学教授,如今已经退休的他,通过返聘,每天依然忙碌在讲台上。

周孝正:就是我们的命运跟国家的命运,基本就是同步,所谓我们就是随大溜,我们没有选择权。

解说:寒风中,已近古稀的周孝正,骑着脚踏车,穿梭于清华北大之间,回忆起自己的前半生,周孝正慨叹,国家决定了自己的命运,四十多年前的他,还是一个少年,就读于北京四中高三五班,当时在北京四中有许多,那时周孝正正在积极备战高考。然而,让周孝正没想到的是,那一年,一件事改变了他的一生,那是1966年。

这一年的6月18号,《人民日报》在头版位置发表了两封信,一封是北京四中高三五班全体同学,《废除旧的升学制度给全市师生的倡议书》,另一封是《北京市第一女子中学高三四班学生给毛主席的一封信》,信中有这样的语句,许多青年不是为革命而学,是为考大学而钻书堆,不问政治,许多学校片面追求升学率,对学生德智体的全面发展起到严重的阻碍作用。

我们具体建议如下,从今年起就废除旧的升学制度,看到这份高三五班全体同学的高考倡议书,让周孝正大感困惑。

周孝正:落款是北京四中高三五,实际上跟我个人没有任何关系,我们事先不知道,事后也不知道是怎么个意思。

解说:这两封不同寻常的信,成为了废除高考的直接导火索,几天后,中央,国务院发布了《关于高等学校招生工作推迟半年进行的通知》,谁也没有料到,该文件出台后,高考的推迟时间却不仅仅是半年之久。

周孝正:我们当时没有什么希望,朗诗叫做学雷锋,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,你是螺丝钉,你有什么希望啊,一切听从党安排,让你干嘛,你干嘛。

解说:这时人们不禁要问,为什么要推迟,最后并撤销高考,是大势所趋还是另有原因?十年前,也就是1955年,教育部发布《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》,这是新中国第一份减负文件,然而两年后,一件事的爆发,又引起了人们的关注。

1957年6月,湖北省孝感市天空,弥漫着蒙蒙的细雨,初三八班的一名学生,冒着小雨跑到了操场。乔响了集合的大钟,这时全校初中毕业班的学生一哄而出,直奔教育局,要讨个说法。事件的起因缘于《教师报》上刊登的一篇文章,说这一年二十个初中毕业生中间,只有一个能升入高中。

毛峰:他有一句话说的好,说教育要改革,当然他说要革命,他说学制爱缩短,教育要革命,这个话说得是对的。

解说:对于教育体制,曾多次公开批评,他说,现在这种教育制度,我很怀疑,从小学到大学,一共十六七年,20多年看不见稻、菽、麦、黍、稷,看不见工人怎样做工,看不见农民怎样种田,看不见商品是怎么交换的,身体也搞坏了,真是害死人,可以参加一些生产劳动何必要的社会劳动。

毛小青:人的能力,他的能量,他的知识,不在于那一下考试的那一下的掌握,有的可能就是善于表达,有的不然与表达,用考试决定这个人的一生的命运,来决定这个人的成败的话,确实是很残酷的。

解说:也曾在会议中提出,希望改革考试制度,他说,现在的考试,把学生当作敌人,公开袭击,定期袭击,高考助长学生死记硬背,不是引导学生活泼主动的发展,这是一种考八股的办法,我不赞成,要完全改变。

毛峰:我们的高考制度,往往把这些年轻人的那种很聪明的,很新鲜的鲜活的灵性的东西泯灭掉了。